数学教授谈足球博彩:世界杯博彩公司稳赚不赔

  近日,北京大学数学科学学院副院长、中国概率统计学会常务理事陈大岳来到温州市第八高级中学,为该校高一创新班的近百名学生讲课并与大家交流。他此行的另外一个身份,是温八高创新班的顾问。课后,陈大岳接受了温都记者专访。

  陈大岳认为,现如今很多家长和学生对高考看得太重,对上大学寄予了太多希望。在他看来,类似“考上大学就好了”这样的话,是一大误区。

  “考上大学只是人生道路上的重要节点之一,之后还要走向工作。这份工作要能安身立命,如果进一步让自己的才能充分发挥,奉献社会,那就更完美了。”陈大岳坦言,知名高校是培养优秀人才的主力,但其他大学培养的精英也屡见不鲜。

  “我的很多同事并不是来自国内外知名大学。”陈大岳进一步举证,最富有创新精神的人才并不是大学能够培养的,著名数学家华罗庚、作家莫言就没有进入过象牙塔深造。衡量人才的标准并不是有没有考上大学或好大学。

  “高考或许能检验智商,但检验不出人的情商和勇气,而这些都是通往成功的秘密钥匙。”陈大岳认为,在学术道路上,勇气和魄力同样重要,而通往成功的途径并不是唯一的。

  在和学生们的交流过程中,陈大岳曾被问:如何更好地规划自己的人生?他始终强调:“针对自身情况考虑,慎重选择。”

  北岛的一字诗《生活》,全篇仅一字:“网”。“这是我现在还记得的一首诗,因为很短。”陈大岳的理解是,人生如网,一条路走不通时,一定有别的路可走,成才之路各式各样。有一点可以证明:在北大,陈大岳从来不强求学生的到课率,学科给分从来只看考试成绩。

  陈大岳认为,未来的社会,获取知识和信息相对容易,困难的是明白自己想得到什么。“人生的成功在于选择,这决定了人生的意义。”他鼓励在座的学生,要经常把自己对未来的想法与师长沟通,将理想与现实相结合。

  “本科毕业后,你们可以去找工作,也可以留在高校工作,继续学术研究之路。”陈大岳说,“正常情况下,花五六年时间戴上博士帽,这才算是拿到了学术界的‘入场券’。”接下去,博士后、助理教授、副教授,如果能在40岁之前评上教授,已经非常难得。不过这还不是顶峰,获得诺贝尔等奖项才是学术领域的巅峰之一,能到达的人屈指可数。

  “有的人可能很早就评上副教授,但没能继续前进;有的人可能大器晚成,最终到达了学术巅峰。学术之路曲折而又漫长,如同万米长跑,或许有的人在出发时抢到了内道,略微占据优势,最后的胜负拼的还是实力。”陈大岳说,2013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之一的英国理论物理学家彼得·希格斯,早在1964年就提出了学术理论,50年之后才被世界认可。

  陈大岳说,最近十来年,中国学生在国际奥赛上获得不少金牌,但还没有人成长为世界级的数学家,而全球已有多位外国奥数金牌选手获得数学界的诺贝尔奖——菲尔兹奖。

  “一定要尊重学生个人兴趣,依照个性发展决定是否学奥数。”陈大岳说,“奥数追求的是解题技巧,它只是数学王国中的一小部分,并不是从事科学研究的重要品质。”他希望青年人尽快触及已知领域的边界,去尝试突破。

  “从起源看,概率学的诞生就是为了迎合的需求。”陈大岳直言不讳地说,博彩公司等庄家手握大量的历史交锋等数据,在开赛前就已经通过大量的精准计算,对比赛结果作了最好的预测,并给出他们认为最“合理”的赔率。当然,由于掺杂了主观判断,不同庄家给出的赔率略有不同。

  陈大岳说,概率统计学上有一个著名的大数定律。通俗地讲,某件事情发生的概率总是稳定的,比如从全社会看,男女性别比是稳定的。同理,只要参与博彩的散家足够多,通过赔率的设定,庄家肯定是稳赚不赔的。反过来说,下家总体上必定是稳赔不赚。

  “从下家的角度来看,足球博彩理论上是没有技巧可言的,庄家把该分析的都已经分析透彻了。”陈大岳说,或许真球迷也能够做到大数据分析,来尽量提高中彩几率。但对大多数下家而言,更多的只是碰运气。

  “通过博彩赚大钱的人少之又少,即便是赚小钱的也不多,更多的是赔钱。”陈大岳说,赔钱下家的比例高低,庄家甚至可以通过赔率的控制来实现。所以,他建议,热衷足球博彩的球迷应抱着“图一乐”的心态,切忌大赌伤身。

  陈大岳是土生土长的温州人,1975年至1978年在温八中念初中,高中就读于温州一中(即现在的温州中学)。因在1979年全国数学竞赛上获得优异成绩,破格免试进入复旦大学数学系学习,毕业后考取“陈省身项目”公派留学美国,1989年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获博士学位。1991年回国,任教于北京大学,1997年晋升为教授,曾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杰出青年基金,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,现为中国数学会副理事长,《数学进展》主编,北京大学数学科学学院副院长。